数日后,午后,鄱水北岸,藜洲附近河津,数艘船只靠泊在津口,李笠坐在其中一艘小船里,和一名男子交谈。

  男子也是鱼梁吏,家住藜洲,在郡廨服吏役,因为之前得李笠多次帮忙,所以这次受李笠所托,为李笠打听一些事情。

  “我打听清楚了,林家小幺,好像在城里赌钱欠下不少赌债,如今债主几次上门催债,林父没办法,只能卖女儿。”

  “把你嫂子卖了,卖给债主抵债...当然,明面上说是改嫁,呵呵,债主妻妾成群,你嫂子哪里是嫁,连给人做妾都不是...”

  说到这里,男子满脸同情的拍拍李笠肩膀:“唉,我知道你不甘心,但即便是名义上给人做妾,人家父母做主,你哪里插得上话?”

  “大伙都认为林家过分了,但婚姻大事,父母做主,即便闹到官府,官府也管不了,无非是名声难听,让女儿给人做小...”

  “唉,儿子总比女儿重要,你是不知道啊,林家小幺欠了赌债,被债主打得那是个惨,林父哪里舍得儿子受罪,也就只能让女儿受罪了。”

  李笠听到这里,想了想,问:“林家小幺欠了多少钱?”

  “这我不太清楚,毕竟这种家丑,林家哪里会透露出去。”

  “那么,林家小幺欠谁的赌债?”

  “鄱阳东门‘铁骰黄’,有名的档主...”男子说着说着,压低声音:“‘铁骰黄’可不是好相与的,儿子多,打手多,人脉广,家境殷实,行事心狠手辣,不然也吃不了这碗饭...”

  “他小妾多么?”李笠又问,男子点点头:“我不清楚,不过肯定不少。”

  “那么,我嫂子还在林家么?”

  “在的,只是不得出门。”

  “‘铁骰黄’有说过什么时候来要人,或者让林家什么时候把人送过去?”

  “据说,后日,林家就要把人送进城。”

  李笠听到这里,心里嘀咕起来:这种事,林家会让外人知道?

  他沉吟片刻,将一袋钱塞给对方:“多谢,这人情我记下了,改日请你吃酒。”

  男子没有假惺惺的推辞,将钱收好,转身下船,临走还不忘交代李笠:“三郎,莫要多想了,这件事,你办不了的。”

  “多谢提醒,改日请你吃酒!”

  李笠坐在船里发呆,雀斑青年张轱辘在旁边静静候着,其间偶有百姓上前问这船是否渡河,李笠干脆带着张轱辘下了船,跑到一边茶棚。

  一人一碗茶,他自己一边喝一边想。

  他的嫂子林氏,样貌普通,因为当年生儿子(李昕)时伤了元气,似乎再不能生育,所以,能被亲生父亲卖出什么价钱?

  林家家境寻常,若是欠下几贯钱赌债,大概林家咬咬牙就能还了。

  若是欠下很多钱,被迫卖女儿给债主,债主收了人,图什么?长得漂亮?好生养?

  可林家这个抵债的女儿样貌平平且不能生育,林父就不怕债主知道真相后算账?

  或者债主知道林氏不能生育,也认为拿人抵债合适,如此,债主是图林氏年轻?有寡妇属性?或者长得像初恋情人?

  亦或是有高人指点,说林氏八字和债主相配,刚好旺夫?消灾?

  各种念头从李笠脑海里一一浮现,最后,嫂子的笑容浮现出来。

  嫂子这段时间以来(李笠去寻阳前),一直乐呵呵的,那是发自内心的笑容,说明她愿意留在李家,拉扯儿子长大。

  看着儿子成才,看着儿子成家。

  老了老了,还有儿子、儿妇、孙子在跟前伺候,而不是改嫁,给一个赌徒做妾,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吴扒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降临诸天只为原作者李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笠并收藏吴扒皮最新章节